苏生

全职粉all叶all党
咔厨
索香党
楚留香大概萌少暗
(ฅ>ω<*ฅ)
感谢点开的你

【少暗】大师的心事(上)

小学生文笔

用心想梗,用脚写作

第一人称 接受继续  

私设有               

我今年十三岁,名字叫什么不重要,一是我也不太记得,二是我也不再需要名字了。                 

处在乱世之中,免不了身不由己,就是我拜入少林的唯一理由。                 

这个国家本就积弱,加之年年天灾不断,致使不少有心之人趁机起义,使这个本就摇摇欲坠的政权轰然垮塌。兵荒马乱之际,自然就少不了老百姓的流离失所,四处逃难。                  

各个门派仗着在当世特殊的地位,也适当的给予难民们好处,打起来各个门派自个儿和难民们的小心思。                   
我的运气算是相当好了,不少父母为了就多几天的口粮,让自己的孩子拜入暗香,成为别人手中的利刃,从此过着隐匿于黑暗的日子,做着刀尖上舔血的勾当。                   

幸好我的父母没有贪图这几口粮食,而把我送让地狱。 相比之下,拜入少林,不用像暗香那样把脑袋挂在刀刃上,不用像云梦那样治标不治本的妄想改变这个病入膏肓的世界,更不用像华山武当一样被江湖道义四个字卷入金钱危机。                    

忘却红尘的烦扰,就此斩断世俗的三千青丝,用自己的方式保佑世间风平,不也是种救赎苍生的好办法吗?                    

那是我刚来少林的体悟。                   

但当我得到第一个戒疤,聆听住持师父的教悔“静心”时。                    

我明白了,在这幽深寂静的寺宇之中,更多的是无奈的看破红尘。                        

和尚并非没有情愫,并非万物皆空,只是心已空,才不得已遁入空门。                    

在这佛音婉转,世俗所回避的地方,就会隐藏着许多婉转凄凉的故事。         

“小师弟,那今天文兰大师的饭菜,也拜托你送去了,真是希望多几个,你这样能主动帮忙,又懂事师弟,唉。”        

斋院的师兄其实一直对住持有所不满,让这么多只会吃不会干活的小孩子进寺庙,增加了斋院的负担。         
“师兄过奖了,但话不能这么说,师兄也要多多担待师弟们。”其实如果师兄你能做到,那你也可以走出这待了十几年的斋院了。 不过我没有说,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理解比较透彻。

我这么想着,朝师兄拜了拜,就向文兰大师的紫兰院走去。         

哦,虽然我才刚来少林,端饭倒茶的事是该由我来做,但主动揽下到这偏僻的紫兰院,为文兰大师送饭的活,却是我自己提出的。        

我至今忘不了斋院师兄那感激涕零的神情,就像怕我反悔似的,立马就把差事交给了我。虽然这可能跟文兰那老家伙脾气不好也有关。        

但我去给他送饭,还仅仅只给他送,动机确实不单纯,也确实和我的好奇心有关。

我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我对他却记忆深刻,是因为我偶然瞥见了他的眼睛,只看一眼就知道,他的眼睛里藏着故事,故事里住着一个别人无法触碰的人。  
我看惯了师兄们和住持大师的眼神,超脱世俗无欲无求,活的只有信仰的眼神,一点儿也没有生气,我不喜欢那样的眼神。

所以我想了解他背后的故事,我的爱好作祟,仅此而已。

今天是我给他送饭的第七天,不过我们还是没有见过面。 你也无法接受一个陌生人突然对你的往事刨根问底对吧。 所以我需要一个过程,算起来,今天差不多了。

我每天会在他的院子里折一支兰花,放在他的餐盘里,敲门提醒他然后离开。

你问我为什么是兰花?其实也只是一个猜测,他的院子里满是各个品种兰花,连院名和法号都与兰花相关,那他本人也极有可能和兰花有着特殊的羁绊。 或者说,我在赌,赌他眼里的那个人与兰花有关。

果不其然,当我今天想伸手去折兰花的时候。

院门开了

我和他第一次正正经经的四目相对,我朝他笑了笑,并观察到了他不知是因为惊讶还是愤怒而微微跳动的眼角。

不得不说文兰大师生的真的是十分好看的,三十好几的年龄只他平添了几分成熟稳重,岁月也没能给他留下任何东西,只是这眼底的悲伤和眷恋,太过于触目惊心。

“这位师弟还请手下留情,”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焦急,但又有几分犹豫:“万物皆有灵性,师弟你觉得呢?”说着朝我深深的鞠了一躬,“阿弥陀佛”

但是不对,不是他说的不对,而是他要说的本不是这句话。

于是我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心里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就继续向那朵可怜的兰花袭去。

“大师,这兰花开的正艳,现在摘下来,就是保留它最完美的样子呀,大师,古人‘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道理你要明白呀。”

我挑了一个自以为漂亮的玩笑,让文兰大师能有下一步的动作。

恩,到现在为止都很成功,我清晰的看到文兰大师眼底的恼火。

“小兔崽子!”我失去意识前一瞬间,只看到一只手向我袭来

当我头痛欲裂的从文兰大师的禅院里醒来的时候,终于觉得自己心急的有点过火。

不过看清了四周的装饰和搞清了身在何方之后,似乎这次玩脱还因祸得福了?

当我揉着自己脑袋的时候,文兰大师从门外走进来,手里端着饭菜,眼底又没有了怒火,变回了古井无波的一片死寂。

“实在是很抱歉,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是贫僧太过于激动了,害小师弟受伤,真的万分抱歉。”文兰一直在一个劲的向我道歉,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只是那株兰花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小师弟如果喜欢,贫僧院子里的其他兰花都可以送给小师弟,算作是贫僧的赔礼。”

文兰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扭捏,但我却抓住了机会。

“师兄不必再为失手打伤我的事耿耿于怀了,送我兰花更是不必,我不会照顾兰花,怕辜负了它们的美丽。”

终于是到了我最期待的一环,成功与否在此一举,致使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如果师兄真的过意不去,又不介意的话,我想听听这株兰花的故事。”说着我抬起头看着文兰的脸,只见他的脸色微微的犹豫起来。

“这,这说来话长了,于情于理小师弟这小小的请求我不应该不答应,只是今天天色渐晚,不如小师弟先在贫僧这用了晚膳,好好的睡一觉,也让贫僧好好回忆一番。”

虽然我很想马上知道这个故事,但我看的出这是文兰的最大让步了,所以我勉强同意了这个这个提议。

但,怎么可能睡得着?先不说我的头死疼,光是这份心情,就值得期待。

所以我看到文兰一身黑衣爬上了屋顶,还带了一壶酒?

——————————————

本来想要一发写完的,但是我要去上学了(ಥ_ಥ)
先放一半啦啦啦啦
等我回来(ง •̀_•́)ง

本来就想写个小短篇,结果摸鱼摸到停不下来了,所以后面也有点随意,有空会改(ಥ_ಥ)

还有我尽力he

求评论,评论是动力啊啊啊(๑ºั╰╯ºั๑)

【找文】占tag抱歉

是all叶的abo设定
背景是世邀赛
好像是叶修o和其他人a泡温泉还不知道是游泳,在a轮番释放的信息素下暴露了,然后被轮【隔开】干了(别想了没有过程)
超喜欢这个文的,但是忘记喜欢找不到了
有小可爱记得的话可以帮忙找找吗(っ╥╯﹏╰╥c)
十分感谢了

【all叶】忘记

ooc预警,有私设,错字受

幼儿园文笔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有坑见谅

这大概是刀(ಥ_ಥ)(并不

接受请继续

大概是起床以后叶修消失大家都忘记他的事情

蓝雨

“啊队长早呀我和你说今天食堂大叔做的皮蛋瘦肉粥真的超超超超超好吃你看我给你带了两碗上来还冒热气呢而且超超超超超便宜你猜只要多少钱哈哈哈哈猜不到吧只要三块九毛七便宜吧队长快吃吃完我还有找人去pkpkpkpkpk”

一大早在做战术分析的喻文州就这样被黄少天吵的关掉了手上的比赛视频,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

不过饶是这样,喻队的脸上仍是挂着和平时一样,被粉丝觉得“啊啊啊啊喻队笑起来好苏”的笑容

“哦?谁的技术这么好,连你都念着要和他去pk?”

没想到这么一问还真的问住了黄少天,他皱起了眉头,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还不时挠挠他本来算整洁但越来越凌乱的栗黄色短发

“对哦,我要找谁PK呢?本少一场比赛可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

再看喻文州,他并没有生气,脸上仍是那万年不变的迷人笑容,甚至在等黄少天回答的时候有条不紊的喝起了剑圣大大带上来的粥

大概是因为他今天心情好,因为今天的战术分析好像是比平常简单了许多

为什么呢

霸图

刚刚晨跑完的张新杰和韩文清正坐在会议室里讨论战术配合

“这是轮回每个人的分析和碰面后的战术打法。昨天晚上写完已经到睡觉的时间,所以今天才拿过来”

张新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果然什么的阻止不了他按时睡觉,不过看他浓重的黑眼圈,看来是没怎么睡好。

“辛苦了,新杰。”

韩文清接下了报告,但是倏地又眉头一皱,脸黑的让人想把钱包双手奉上。

张新杰到底是老队友了,也怎么没有失态。

“新杰,你对去年夺冠的欣兴有什么看法。”

“一只新队伍,靠着苏沐橙和方锐以及新鲜血液勇猛精进的决心和一点好运夺冠……”

但张新杰越来越没有底气

“真的是这样吗,就他昨天整理轮回的资料,除非总决赛的时候轮回全队都在打瞌睡,要不然,没有机会……”张新杰想到,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以他的心脏程度,他不知道,但冥冥之中觉得有人知道

“哦,新鲜血液……”

韩文清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真的不在巅峰了

“也许是该退役了,那之前留下来奋斗的原因是什么呢”

韩文清问自己

对呀,到底是什么呢……

轮回

“想…前辈了。”

训练完的周泽楷突然冒出一句

一旁的江波涛一脸莫名其妙的望了过去

“队长说的是张益玮前辈吗?”

周泽楷却是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确实很奇怪呢……

微草

大眼爸爸今天感觉很棒,微草的一切都很好的在正轨上运行。

他路过训练室听到队员们殷切的问候

“王队长好!”

不过今天王杰希的脸却诡异的一红

为什么这么期待有人叫他王大眼呢

不禁对自己的想法泛起了一阵恶寒

继续巡视着微草的早练情况

兴欣

苏沐橙一个人呆在给苏沐秋准备的房间里

阳台的门上挂着她送给苏沐秋的风铃

正随着风发出清脆的响动

“哥哥,哥哥走了……”

努力的勾起嘴角,却是带落了一滴泪

跑龙套终是要担任主角了

这个世界上有六十几亿人口
但某个瞬间
只这一个人
就能敌过千军万马 四海潮生

新人第一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๑• . •๑)
欢迎批评
谢谢喜欢